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中国大案录:最不可能的凶手犯蹊跷命案
 

中国大案录:最不可能的凶手犯蹊跷命案

【论文时间: 2021-11-23 20:34

  “在人的一生中,你会遇到很多岔路口,而你必须要做出选择或对或错,正所谓一念之间地狱、天堂”

  2006年夏天的一个周末,河南省巩义市异常的炎热,住校一周的孙雅洁刚一放学便匆匆往家赶,尽管一路小跑但是等她走到家门口时,天还是黑了,她发现家的大门没有锁。一推就开了。

  孙雅洁到处找母亲,可是空荡荡的屋子里却始终不见母亲的踪影,然而就在她走进厨房时,眼前的一幕吓得她魂飞魄散。

  她看到一具尸体,脖子上有血迹,裤子被褪下来,有性侵的表现。警方到达现场后,初步把案件定性为强奸杀人。经过孙雅洁辨认,死者正是她43岁的母亲赵小桃,被害人头颈部下的地面有大量凝结的血迹,在离血迹不到一米的地方,侦查员发现一把带血的菜刀。死者颈部的创口为菜刀所致,菜刀上的血迹为死者所留,警方初步判断,这把菜刀就是凶器。

  但是在对创口进行检查时法医却发现,死者并非死于那把菜刀。死者的脖子上除了刀伤还有掐痕,经过一系列的检验,法医最终认定,死者赵小桃是被人扼颈窒息死亡,也就是说死者是在被人杀死后再被割断喉咙。凶手为什么要如此残忍地对待死者呢?

  而在随后的尸检中法医有了新的发现。法医从死者身上没有抵抗伤这一点推断,死者很可能是被人杀死后再被性侵的。在死者的裤子上,法医发现了几处疑似精斑。此外在死者裤子的臀部位置,法医还发现有划痕,同时,在从院子里到厨房之间有拖拉的痕迹。

  死者赵小桃的家为自建的四室两厅结构,同时还有一个几十平方米的院子。顺着拖拽的痕迹,警方很快就勾画出了凶手行凶的路线。被害人应该是在院子里与凶手相遇被害的,然后凶手把被害人拖到厨房。死者赵小桃家的院墙高达2.5米,这样的院墙虽然可以防止外人进入,但同时也使家里形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再加上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外边人很难发现里面的情况。

  死者家卧室客厅的物品摆放整齐,并没有胡乱翻动的痕迹,也没有什么物品丢失,警方因此推断凶手并不是为了劫财,针对被害人的可能性非常大。

  通过尸检法医推断死者的死亡时间是报案前一天晚上的19点到21点之间。赵小桃家位于村子的边缘,不仅远离村子中心,而且紧邻人迹罕至的大峪沟,位置十分偏僻。

  赵小桃家里一共有三口人,丈夫孙有良常年在省会郑州打工,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家,而女儿孙雅洁上学住校只有周末回家,所以这个空荡荡的院子里长年累月只有赵小桃一个人生活。

  寂静的深夜,偏僻的小山村,一宗匪夷所思的命案,这一切,给这个原本静谧的小山村增添了几分恐怖和不安。

  据死者的女儿说,她妈妈平时非常谨慎,出入院门都会上锁,而警方在现场也发现院门没有被撬动的痕迹,那么凶手是怎么进入院子的呢?在死者家院门的东侧,有一个新盖的鸡窝。

  警方在鸡窝上面发现了一片瓦片的碎片,瓦片的断口非常的平整、非常的新鲜,应该是刚断裂不久,在这上面隐约还能发现有踩踏过的痕迹。警方据此判断,很可能有人爬上过这个鸡窝。而且在这个院墙上警方也发现有攀爬过的痕迹。通过这些痕迹,警方认定凶手很可能就是通过这个鸡窝进入死者家院子的,死者能够顺着鸡窝翻进院墙,说明凶手熟悉院子的环境,应该是熟人作案,而且凶手能顺着鸡窝爬上2.5米高的院墙,说明凶手应该是具有一定的攀爬能力的男性。凶手好像并没有进入到卧室,而是杀害赵小桃后直接逃跑,好像是直接冲着赵小桃来的,那么凶手为什么要杀害赵小桃呢?

  案发的孙寨村位于巩义市的山区丘陵地带,案发的时候这里交通十分不便,村民出行基本靠步行,从村子里走到最近的集市大约需要一个小时,而因为地理位置偏僻,平时村里除了来收山货的商人基本不会有陌生人来,而死者遇害的时间已经入夜,所以警方很快排除了流窜作案的可能性,那么凶手很可能就是孙寨村本村的村民。

  就在这时候,警方接到村民的举报,有村民称案发的那天晚上有人看到一个神秘的黑影,从大峪沟方向跑向村子,而大峪沟正是死者赵小桃家所在的位置。孙寨村人口并不多,加上年轻人大部分都外出打工,村子里剩下的绝大多数都是老弱妇孺,符合嫌疑人身份的年轻人并不多。这无疑给警方的排查提供了有利条件。

  经过走访,一名叫崔中超的男子进入警方的视线。这个人平时在村子里表现并不好,有小偷小摸的行为,更为可疑的是,崔中超在案发的第二天上午就离开了村子。村民们反映29岁的崔中超幼年丧母,父亲常年在外,从小就没人管教,所以才会在小的时候经常偷鸡摸狗,但是崔中超生性胆小怕事,本质并不坏,就在警方准备对崔中超做进一步调查时,一条重要的线索出现了。

  村民们反映案发那天晚上七点钟左右,死者赵小桃曾经出现在村子的麻将馆里,并且和人发生了非常激烈的争吵,可没过两个小时赵小桃就遇害了。根据调查,当天晚上赵小桃一个人来到麻将馆,其间因为三块钱的赌资与同村的孙大庆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案发那天晚上,赵小桃在赌桌上不依不饶很快就激怒了孙大庆,要不是村民拦着,孙大庆很可能动手打赵小桃,在村民的劝解下,赵小桃离开了麻将馆。孙大庆当时气并没有消,并扬言一定要教训这个女人,但是当天晚上在麻将馆的人也同时证明,孙大庆当天晚上一直在麻将馆,直到晚上一点钟散场离开,期间只去过一次厕所。那孙大庆会不会趁上厕所的时间溜到赵小桃家杀害赵小桃呢。

  警方决定做一个步行实验,实验发现从麻将馆步行到赵小桃家一共有三百米左右,成年人也就需要半分钟就能走到。

  经过反复试验,综合考虑嫌疑人年龄、体力等情况,如果当天晚上孙大庆以上厕所为由到赵小桃家把赵小桃杀害的话,那么他的整个作案过程至少需要10-20分钟。

  死者的卧室非常简陋,除了几个柜子就是一张床。但是和屋里简陋的家具相比,放在床上的电话反倒是增添了几分现代气息,死者的丈夫常年在外打工,所以家里装一部电话并不为奇,但是奇怪的是这部电话出现的位置,它并没有放在床头柜上,而是放在床上,这似乎和一般家庭的摆设不太相符,除非当时有人躺在床上接听电话。难道说死者在被害之前和谁有过长时间的通话吗?

  令所有人都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就在警方对死者家固定电话的通话记录展开调查时,一个诡异的事情出现在警方面前。

  被害人被杀的时间,家里的电线点,一直没有挂。而晚上七点钟,赵小桃已经在麻将馆了,为什么她家的电话还在通话之中,难道当时赵小桃家还有别人吗?更为奇怪的是赵小桃的死亡时间是晚上19点到21点之间,而这条通线点。那么在赵小桃遇害之后,又是谁在使用她们家的电话?

  一个奇怪的电话,让案情变得错综复杂,如果当时赵小桃家一直有人的话,凶手杀人强奸的时候这个人为什么还能一直打电话?

  在得知赵小桃遇害的当晚,家里的电话竟然还能持续通话,村民们都感觉十分恐怖,甚至有人说赵小桃死得冤枉,阴魂不散,所以才在死后通过电话找人聊天。这样的谣言一传十、十传百,闹得村里人心惶惶,这让参与此案侦破的民警,感到压力山大。这个在命案现场打电话的人会是谁呢?

  警方调查发现,赵小桃家的电线年前后河南农村地区十分流行的一种消遣方式,和QQ聊天十分相像,据村民介绍当年村里有不少人偷偷摸摸的拨打这个电话,寻找陌生人聊天,打情骂俏,打发无聊的时光,不少人还因此发展成了情人关系。那么赵小桃的遇害会和那个奇怪的电话有关吗?

  警方发现赵小桃的聊天室联系人比较多,并且聊天时间也比较长,有时候一个电话打几个小时。侦查人员了解到,赵小桃生前是168电话的忠实用户,而随之浮出水面的就是关于死者的一系列传闻。据说赵小桃在聊天室里认识了好几个男的,和他们经常联系,有时候一起出去吃饭、见面。

  据知情人透露,赵小桃的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女儿常年住校,那个空荡荡的院子里长年累月只有赵小桃一个人,繁重的体力劳动,寂寞的农家小院,赵小桃一直都希望身边能有个知冷知热的人,但是丈夫远在郑州,根本不可能给她这样的关怀,所以赵小桃经查给168打电话,村里很多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久而久之,168电话成了赵小桃排遣寂寞的一种方式。

  一个寂寞的中年女人,几个神秘的男性聊天对象,这不由得让侦查员感觉到赵小桃的死和这些桃色新闻有关。

  但是为了保护用户的隐私,168声讯聊天室里并不记录用户的资料,所以警方并不能确定那天晚上赵小桃家的电话到底是打给谁的。但是经过对赵小桃家的通话记录进行调查,发现在赵小桃遇害前半年赵小桃和村里一个叫孙武奎的男人关系十分密切。

  孙武奎案发时45岁,已婚,在孙寨村附近的一家煤矿打工,据村民反映,在案发前一段时间,经常在夜间看到孙武奎偷偷摸摸的进出被害人家。那么,案发那天晚上,孙武奎到底有没有进入赵小桃家中呢?于是警方找到了孙武奎。

  据孙武奎交代,自己确实长期跟赵小桃长期保持着情人关系。案发那天晚上,他确实就在赵小桃家,那个电话也是他打的,但是他却否认杀过人。孙武奎说案发那天晚上,赵小桃约他去家里吃饭,饭后赵小桃说自己吃的太饱, 想出去玩一会儿麻将,于是他就躺在赵小桃家的沙发上,一边等赵小桃回来,一边拨打168电话找人聊天,聊着聊着就不知不觉睡着了,一直睡到凌晨一点左右,孙武奎就拿着灯走出卧室门,拿点灯照到厨房门口,看到赵小桃头朝西在厨房门口地上躺着。

  据孙武奎说,赵小桃有动不动就昏倒的毛病,当时他以为赵小桃又犯了病,连忙上前查看,但是让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当时赵小桃早已经被害身亡了,吓得孙武奎随手带上赵小桃家的大门撒腿就跑。

  孙武奎的交代让所有人都大感意外。因为出了卧室门就能直接进到厨房那边了,所以他应该对死者的死亡很清楚,这也是警方直观的判断。

  不大的院子,两件相邻的屋子,一墙之隔的凶杀案,这一切都让孙武奎的解释显得有些苍白无力。在寂寞的小院里,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个残忍的凶手究竟是谁呢?

  孙武奎说的是真的吗?我们再来一起回忆一下警方现场勘查的情况。死者是在院子里被杀害之后,拖到厨房进行施暴,而厨房的隔壁,就是当时孙武奎待的房间。孙武奎说他一点动静都没听到,可是厨房距离这个房间也就五米的距离,这有可能吗?

  孙大庆因为案发的晚上与被害人发生激烈的冲突,并扬言要报复被害人,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孙武奎长期与被害人保持暧昧关系,并且当天晚上就在案发现场,和凶案也有说不清的关联,那么这两个和命案有着密切关系的男人究竟谁才是凶手呢?

  此时,赵小桃裤子上那块精斑的DNA检测结果出来了,警方迅速提取了孙大庆和孙武奎的DNA样品送检。

  此时,距离案发已经整整过去两天了,大山深处的孙寨村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但是村民们每次看到这座院子的时候,即使是在炎热的夏季,都会感到阴森恐怖。

  而在等待DNA鉴定结果的过程中,在外地打工的赵小桃的丈夫也回到了家中,开始料理赵小桃的后事,赵小桃的丈夫叫孙有良,在郑州一家安装公司打工,在得知自己妻子遇害之后,这个男人表现得十分伤心。

  经过漫长的等待,鉴定结果终于出来了,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凶手很快就能确定的时候,鉴定结果却让案情更加复杂起来,因为精斑DNA和孙大庆和孙武奎都没比对上,两个人都被排除了。这个结果让所有的人都始料未及,难道在案发的那个晚上,还有其他的人来过赵小桃的家里吗?

  此时案件的侦破工作似乎又回到了起点,而在对案件进行重新梳理后,死者情妇孙武奎一句不经意的话让案件侦破再次出现了转机。据孙武奎说,赵小桃生前曾经警告过他,他们之间的秘密似乎已经被丈夫知道了,丈夫经常在半夜给她打电话,而且疑神疑鬼。

  受害人丈夫常年在外地打工,在农村比较老实的一个人,如果他知道他妻子这边有情人、有外遇,他的嫌疑还是比较大的,一个双面丈夫的形象很快出现在侦查员的脑海里。此时孙有良正在料理赵小桃的后事,为了照顾受害人家属的情绪,也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警方决定立即派人前往孙有良在郑州工作的地方进行调查。

  经过调查,警方发现案发的那天孙有良正好离开郑州,不过不是回家而是去山东出差,并没有作案时间,而这无疑让案件的侦破再次陷入困局。

  就在这时,又有一个人进入警方的视线,崔中超在赵小桃被害之后就离开了村子,警方当初也曾调查过他,而在之后的走访中,警方从崔中超哥哥的话中了解到崔中超似乎对赵小桃的被害相当的关心。据崔中超的二哥说,崔中超在第二天走了之后,不断的给他打电话了解案件的进展情况,警方觉得崔中超没有必要这样三番五次的关心这个案件,感觉到崔中超嫌疑比较大。

  在和崔中超的家人沟通后了解到崔中超的父亲一直在郑州生活,所以警方推测崔中超很可能去郑州找自己的父亲了。

  几经辗转,警方在郑州的一个城中村里找到了崔中超的父亲。据崔中超的父亲说,案发的第二天上午,自己正在谈生意的时候,儿子崔中超忽然给他打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见面,于是两人相约在一个蔬菜市场里见面。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让他帮忙找一个远点的地方干活,但被他拒绝了。崔中超父亲感觉非常蹊跷,儿子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出远门呢?

  经过再三询问,崔中超告诉父亲,村里的赵小桃被人杀害了,而且这事儿跟他有些关系,不过崔中超的父亲告诉警方,儿子再三向他表示自己没有杀过人,口头也答应会去找警方说明情况,所以崔中超父亲当时也没有太在意。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儿子如今竟然不见了,几天之后电话也打不通了。

  尽管此行警方没能找到崔中超,不过询问中警方还是发现了一个细节。赵小桃被害一天之后她女儿才报案,当时已经是晚上了,但是崔中超却在这一天的中午就知道赵小桃被害了。

  警方采集了孙有良的DNA和崔中超父亲的DNA与现场的精斑DNA进行比对,结果显示孙有良的DNA和现场的DNA并不吻合,而崔中超父亲的DNA却和现场的DNA存在着血缘关系。这样的结果表示,那个在所有人眼中都胆小怕事的崔中超,具有重大的作案嫌疑。奇怪的是,崔中超和赵小桃并不熟悉,而且两人的年龄相差15岁,他为什么要对赵小桃下手呢,而这之后又逃到了哪里呢?

  据崔中超的家人说,崔中超最后一次跟他们联系是案发三天后,当时崔中超使用的是一部公用电话。在与电信部门经行沟通后,警方发现那部公用电话位于郑州市火车站附近。因此警方推断,崔中超很可能已经从郑州火车站逃到了外地。

  经过调查,崔家在河北石家庄、山东淄博和陕西渭南都有亲戚关系,警方兵分三路对嫌疑人进行抓捕。几天后,在陕西省渭南市白水县一个亲戚家将崔中超抓获。案发后第五天,崔中超被押回巩义市。

  嫌疑人终于抓捕归案了,也到了揭开真相的时候了。根据崔中超的交代,他跟赵小桃之间并无纠葛,之所以会犯下弥天大罪,完全是一时糊涂。案发那天晚上,崔中超出门买烟时路过麻将馆,看到有人打麻将,他便站在一旁看,他看到受害人正在那打麻将,他判断受害人短时间内不会回家,于是他决定去赵小桃家碰碰运气。

  夜色的笼罩下,崔中超顺着小路来到赵小桃家门口,崔中超顺着院门旁边的鸡窝爬进赵小桃家,但是让崔中超始料不及的是,他刚爬进赵小桃家就听到一个女人骂骂咧咧的朝着赵小桃家的方向走过来,于是崔中超躲进院门旁边的一个煤球房中,大约半个小时之后,院子里的动静突然消失了,崔中超觉得赵小桃应该进了屋,于是他慢慢地从煤球房溜了出来,然后冲着远门的方向跑了过去,就在他想要打开院门的时候,赵小桃却突然出现了。

  根据犯罪嫌疑人崔中超的交代,当时赵小桃怒气冲冲,质问自己是怎么进来的,而且还声称以后家里要是出了什么事儿,肯定跟他脱不了干系,这让崔中超十分紧张。受害人害怕长时间在这争执的时候,被崔中超发现她情人在家里边,所以她去给崔中超开门让他走。根据侦查员的推测,当时赵小桃并没有要喊人的意思,因为她害怕被人发现她家里还有一个男人,但是此时犯罪嫌疑人崔中超却误以为赵小桃在威胁自己。于是他趁赵小桃不注意的时候,一个箭步冲上去死死掐住对方的脖子,直至其不再挣扎。

  嫌疑人杀人之后心里很不平衡,因为他是来偷东西的,结果东西没偷到,反而杀了人,心里非常不平衡,就寻思着把被害人强奸了,于是就发生了奸尸的行为。由于当时距离院门最近的就是厨房,于是崔中超便将赵小桃拖进了厨房里,而就在此时那个距离赵小桃家仅仅300米的麻将馆里,因为三块钱赌资与赵小桃吵过架,并扬言要教训赵小桃的孙大庆依然在麻将桌上奋战,而在距离凶案现场仅仅5米的赵小桃家中的客厅里,赵小桃的情人孙武奎还在呼呼大睡。

  初夏的这个宁静的夜晚,谁也没想到,就在紧邻着大峪沟的小院里,一个女人正在经历一场浩劫。2007年4月30日,犯罪嫌疑人崔中超以故意杀人罪被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